知时

我自倾怀,君且随意
劝君莫惜金缕衣,劝君惜取少年时

去随便拉个路人问他安倍是谁,没有人会说晴明,要么说这位要么就是根本不知道。

比较好奇叫晴明“安倍”是什么操作。

太可怕了这年头,双担简直不能说话了,不然就是反串黑/带节奏/没立场,还要被开除粉籍=_=存个票根以证全职阴阳师双担身份

好奇就跟风测了一下

有了花鸟的百鬼奕打得好累...几乎每场都是慢慢磨,打了一个小时左右才打了十场,时间就结束了...更何况还有椒图...想秒一个基本做不到=_=

开学了,又回家了。

打开电脑,开黑群里被“edg”刷屏。才通网的我一脸懵地上微博,就看到edg夺冠的消息。

edg和WE,都是我所喜爱的战队。最近WE状态不好,很难过。看到有评论说虽然难过,但是他们现在这个状态,还不如不进s赛。看到时虽然很心酸,可是还是觉得这话也不是错的。

今天的edg让二追三,凝聚力太强了,太坚韧了!致敬厂长~完全像若风说的一样,第五场,BP,阵容,体系都不重要了,心态决定了胜负。

也真的心疼rng,但是之后还有更重要的S7要打,请一定要加油!

第五次捧起银龙杯,再一次恭喜edg!

 

 

 

今晚通宵看回放,三点起步嗷嗷嗷

 

★灵感和部分语录来自游戏『纪念碑谷』

☆以此纪念我心中的纪念碑谷,解谜类游戏神作

☆图是我跟 @素年 太太约的字,她超棒的


















山谷曾为人之居所。
而今前人的辉煌,
只化为纪念碑座。

窃贼公主,为何您又归来?

沉默的艾达徘徊在山谷间,戴着内藏神圣
几何的白帽子。她并没有忘却。

自己,是一个窃贼公主。赎罪是自己的责
任,这寂寞的漫漫长路上,唯一的慰藉
是,有图腾陪着她。

“朽骨暗夜侯多时。”

祭司化身的幽灵,指引她踏上了赎罪的路,“沉默的公主,您已徘徊多远?”

艾达归还了一个又一个的神圣几何。

王国的人民因为公主窃取了神圣几何而死伤惨烈,地下宫殿里是数不清的棺木。艾达穿过一道道门,将一朵火红的花朵放在纪念碑前,低下了头。

朽骨已在掩埋的宅邸里躺了多久。

几何神功,
成也是它,
败也是它。
但纪念碑将于山谷中永垂不朽。

“您已恢复了多少个纪念碑,有多少个还在前方?当所有神圣几何被归还之时,也就是您的皇冠被归还的时候。”

善忘的公主,混淆过去、现在、和未来。

当艾达终于将所有神圣几何放回宫殿,被诅咒变为乌鸦的彩色鸟儿们飞向天际。

她头顶着归还与她的皇冠,却无比寂寞。

她侧身抚摸着图腾。

这里再也没有能原谅我们的人。

【修伞】日日如秋谁相念

旁观者视角。

私设极多。














我是一个被收养的孩子。我的监护人叫叶修。

小时候我觉得叶叔叔很闲。

他一有假就去另一个城市,到一个叫南山的山上,一去就是一整天,偶尔也会带我。虽然他也会去家里的公司工作,可是和另一位叶叔叔不一样,叶秋叔叔比他忙多了。

带我去南山的时候,我总是在树下跑来跑去,踩踏落叶,并乐此不疲。叶修就坐着,背靠大树,仰望天空,或者干脆睡觉。

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:“叶叔,这里有什么好,你总是来这里?这里的红叶是很漂亮,可是我已经有不知多少张标本了!”

他扯了扯嘴角看向我,我觉得他应该想说些什么,但是他什么都没说,眼中莹然,透出的情绪让我热衷玩闹的心凉了一凉,我突然就没心思玩了。

后来我知道了,那种情绪叫忧伤。

再大一些的我知道了原来叶修以前是玩荣耀的职业选手,拥有着一堆令人目眩的荣誉。关于这些荣誉,对游戏不感兴趣的我也数不出来,但我知道,在他擅长的那个领域,他是神。

我的父母是在我出生不久后出了事故意外身亡的,后来知道这件事的我很严肃地和叶修说我不愿意改名字,他却告诉我现在的名字就是我本身的名字。“不仅不会改,你还必须一直记得你父母。你不需要叫我养父,就叫我‘叔’就成了。”叶修居然比我更认真。

这以后我不再只以看一个监护人,一个供我生活的人的眼光去看他。渐渐我发现了他本质里的灿烂光明。其实在听他职业选手经历的时候,就知道他的正直,他的付出,他的坚韧,和身上的些许神性,只是小时候的我并不在意。

......

那天叶叔出门了,苏沐橙阿姨来家里为我做饭。百无聊赖的我在家里找到一张老照片,里面有年轻时的叶叔,苏阿姨,还有另一个少年,和苏阿姨有七分相似,眼睛温柔得似有春风拂过。

少年的直觉让我感受到这张照片透出的不寻常。我站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儿,一转身就面对着苏沐橙神情复杂的脸,吓我一大跳。

两相对视过后,我突然控制不住自己问了个傻帽的问题:“叶叔一直没结婚是因为他吗?”脱口而出后心里却感觉很舒服,因为这个问题我从初懂事起就憋了很多年了。

然后那个下午我听了苏沐橙八了一轮“我们的少年时代”。

......

在叶修的人品素养影响下,我成长为一个三讲五美的好青年。

后来我发现我也是个同。难道这叫“子随父相”?

后来我去到了远方工作,事业小有成就,很多年不回家里了。我一直没有女朋友,也没有结婚。很巧,我喜欢的也是同性。关于这个我从来没有和叶修提过,因为不想他认为是他的影响,他也没有问起。

又是一年清明,我轻车熟路地去到南山上,果然找到了叶修。还是在那棵大树下,小路通向远处,是苏姓少年的墓。

春天的南山上仍然落叶飘零,仿佛一直是秋天。

我走过去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“叔”。很奇异的,我们都没有谈关于婚恋的话题,但我还是和他说了。他是我在这世上最信任的人,教我养我,供我长大,使我即使不成大事,也成为了一个像小树一般正直的人。

也许叶修心里还是有担忧的,但他说了我想听的话:“做你想做的事吧。但要记住,不忘初心。”

说这话时,他一直望着我的眼睛。

















这么多年孑然一身。

☆其实就是私设叶修退役后收养了一个孩子,孩子慢慢发现了叶修的恋人早已死去的故事。

【韩文清x你】当你被抄袭

★文中书名和人名都是化名,都是化名 ̄  ̄)

背景:“你”是一个腐圈写手,工作之余在某江写心水的耽美文。直到有一天你的文下出现了删不掉的负分评论,内容不约而同是说另一个作者的言情文和你的耽美文非常相似,是不是小号什么的。你去看完那篇言情后发现文中女主居然像自己文中的三个男人......心情复杂。

还是风大背景,非风大人设。














『韩文清x你』

窗外秋雨淋漓,窗内的你,面对自己文下出现的删不掉的负分评论,茫然无措。

你长到二十多岁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。之前看圈里的太太们面对这种事都是镇定且霸气,你也在脑中幻想过如果自己被抄袭,一定也要霸气地怼回去。

可是,当这种事真的发生在你身上时,你在愤怒的同时,也有点慌张。

你告诉自己要镇定,纠结了几个小时,删了又改改了又删,终于发表了一篇声明,大致内容是说“糖七公子”并不是自己的小号,请读者大大们不要在意文下的那些负分评论。在这之后你精疲力尽地去洗漱然后歇下了。

今天不是周末,韩文清在霸图基地住,所以你早早入睡了。如果是他回来的日子,你是一定会等他的。

第二天早上起来你先去煮了壶开水,然后洗漱,泡了杯燕麦作为早餐坐到电脑前。打开熟悉的某江网站,不出所料看到了无数红点。点击评论,内容却让你吃惊:“太太快去看那篇言情下面的评论啊!”“666那个抄袭dog怎么这么无耻?!”“太太快去看那篇抄袭你的耽美的言情,作者根本不要脸啊!”

你一脸懵懂地戳开了好心读者粘上的链接传送门,发现那位糖七公子仍在“更新”,而且这内容......好像除了和自己的《樱花债》、《如意丹》相似的点外,还有别的地方似曾相识?你切出一个页打开了收藏夹飞快翻着
自己收藏的各位太太的文,忆起了一些不对......

《妃我倾城》、《思繁》?!

你蹙起眉头,这个作者抄的还不止一篇?你立刻小窗了那位写《妃我倾城》的太太“顾曼”,叙述刚开了个头就被她打断了:“我知道这件事!那个糖七公子居然还来找我想让我推荐她的文,真不懂她的大脑构造是什么样的,她是真蠢还是脸皮太厚?”

“那......她抄袭我们这件事怎么办?”你犹豫着问,“我都发声明了可她根本不理啊?”对面飞快传来了答复,可以想见对面女子已经气得手速都上了一层楼:“那个糖七都好意思说是‘向你致敬’了,能怎么办?而且你写的是耽美,怎么维权啊,没办法的。至于我的言情被抄的又不多,按法律根本没法判定的啊。”

“啊别气,没事的,现在很多读者都知道这件事了,她应该不敢再抄我的文了,现在也有很多好心的读者去她文下问她这是怎么回事了。”你很愧疚,因为自己的事让别人受了困扰,你平日最怕招惹麻烦。所以你决定发了声明后就不再理会这件事,任这件事自生自灭。

但你看着桌上那杯冒着热气散发出香气的燕麦,突然一点食欲都没有了。

也许命中注定这是个多事之秋。你编辑的杂志下一名作者涉嫌抄袭,你还没发声,居然就出现了和你的头像,笔名都一模一样的一个高仿号,“替你”发表原谅、维护抄袭的言论。而你因为着凉感冒低烧去医院挂了两天水,回来发现此事时,已经晚了。

即便现在澄清,也会被读者认为这是在危机公关。你的太阳穴又隐隐作痛,熟悉的晕眩感又来了。你赶紧回到房间,外衣都没脱就倒在了床上......

头好痛.....你眨了好几次眼睛,才勉强撑开沉重的眼皮。我是不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?你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。

“喝点水。”韩文清一手环绕着你将你扶起,一手端着一杯热水。你喝下后觉得嗓子里火烧火燎的感觉好了很多,抓住他的手喃喃道:“文清......我都忘了,昨天是周五,现在是周六了,可是我一点都不开心......”

“你生病了。”韩文清言简意赅地总结道。扶着你吃完了药,他才向你询问了使你难过的原因。你和他讲完了事情始末,他把你的电脑从客厅里拿过来。你昨天都没能来得及关机,你的号还登在上面。

“你再睡一会。”韩文清操作起你的电脑。有他在身边,你的心态变得宁静平和,很快又睡着了。

而你身边的韩文清打开列表找到了你的编辑沟通了一番,和她一起联系上某江管理层,将糖七对你所做的事列出来,并要求管理查明此事并做出惩罚。做这一切都时候他严肃且认真,并注意着不发出声音吵到你。在这两天他都不让你开电脑看与这件烦心事有关的任何消息,一心一意调理你的身体。

周末很快过去,韩文清回了霸图基地。临走前他做了几盘半成菜品放在冰箱里,并把家里进行了一次大扫除,还将你的衣服都拿到阳台上晒过了。你在窗前目送他的车开走,转身回房间开了电脑上号。

他在的时候,你眼里心里只有他,什么都不想。但当你一个人独处,你简直迫不及待要知道事情后续了。

看着某江管理层发表的声明,你不禁放下了心口一块大石。声明大致在讲查明给你的文刷负分的号都来自同一个地址,并且那些维护抄袭的言论都是高仿号发表的,与你本人无关。最后对糖七黄牌警告,并要求她道歉。

虽然这份声明与抄袭无关,但你还是很感动了。平息心情后你好奇地翻看过去几天与编辑的聊天记录,让你意外的是他的态度彬彬有礼,句句讲在要点上......唔,你一直以为韩文清不怎么善于交流呢,毕竟他话不多,还总是冷冷的——但很酷。你想着他平日的一举一动,嗅着衣服上温暖的太阳的味道,笑的眼睛都弯了。

后来抄袭者没有道歉,她退出了某江这个文学网站并骂这里是“污浊之地”,由于耽美圈的小众,许多言情读者成为了她的粉,还被她当枪使来诋毁你。你频频被迫陪炒......但是,这些都不会再让你害怕,因为你身后始终有最坚实的依靠。

后来你们结婚了,过着细水流年的日子,你默默支持着他,写着自己的故事......也许这就是幸福,你想。
















心情复杂,给所有原创的大大疯狂打call(T▽T)

拒绝双标反抄袭←_←